返回

偷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6章 入者死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杨羽回去又和李碧偷了一次情,这妞被她男友缠着,现在都没分手成功!

    反正对杨羽来说,肏一次就是占一次便宜。

    然后又去杨若颖那和她睡了一晚,压她身上,肏了一顿,大屁股,大奶子,大美人,肏得很过瘾。

    再折腾回来,和周纺打了个招呼,说自己要离开会。

    见杨羽在房间收拾行李走,周纺的心里有些依依不舍,好像自己要丢失什么东西似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周纺问。

    “不清楚哦。”杨羽淡淡的回答。

    周纺的孩子在睡觉,所以她有时间来杨羽的房间。

    周纺看着杨羽的身影,她能感觉到这一次他的离开让她有些紧张和不安,她在担心什么。

    这时,少妇周纺似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冲了上去。杨羽愣了一下,他看见周纺的嘴亲了过来,封住了他的嘴唇。

    久久地,周纺都没有把自己的嘴离开。

    这是杨羽自己都没有料到的,周纺不是这种女人。

    但是周纺也没有去伸舌头,好久,她又突然离开,转过身去,一脸的脸红。

    杨羽擦了擦嘴唇上的口水,一把推开周纺,按压在了墙壁上,紧接着,一口就吻了下去。

    这一次,他可不乖,舌头直接伸入了周纺的嘴里,和她的舌头缠一起。

    周纺稍稍推了一下杨羽,但马上就不推了,同时舌头也只是温和地和杨羽的舌头缠在一起,显然这是默认给杨羽占便宜了。

    但是杨羽可不只是占这么点便宜,手当即就在衣外抓在了她的奶子上,隔着衣服揉.捏起来。

    这时,周纺马上离开了杨羽的嘴,用手挡住了杨羽的手,不敢看他,嘴上轻轻嘀咕着:“别摸那里。”

    “那你什么时候给我摸那里?”杨羽直接问。

    周纺被问得满脸通红,她刚要回答时,杨羽又一口吻了下去。

    这一次,周纺的舌头很主动的迎接。

    同时,杨羽的手再次在衣外摸了起来,奇怪的事,这一次,周纺没有拒绝杨羽摸自己的奶子。

    这泡妞还是亲热,即要得寸进尺,也要循序渐进,尤其是对付周纺这样的女人,千万不能心急,心急绝对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慢慢地宠她,呵护她,给她安全感,这种女人喜欢吃软不吃硬,到时候,她会乖乖地把身子给你,以后赶她走都不会走的。

    杨羽见这气氛挺好,周纺喘气也越来越粗了,本以为有机会,正准备把手伸入她衣服里面时,外面突然有人喊起来:“周纺?周纺?”

    周纺吓得脸一下子都白了,急忙推开了杨羽,开门出去了:“我在这。”

    周纺老公显然回来了,看见妻子从杨羽的房间出来,还关着门,当即发火怒道:“你跑去别人的房间干嘛?还关着门?在里面干嘛?孩子不用管了?”

    “没什么,只是去还他东西的。”周纺撒谎了。

    周纺老公马上去杨羽房间看了一下,发现他在整理东西,没有那种滚床单的痕迹,也就没问下去。

    周纺老公回去后,当即训斥道:“要是敢背着我偷男人,老子打断你的腿。”

    这话,周纺信!

    杨羽准备好行李,穿成了迷彩装,带了军刀等一些户外设备,便出发。

    和杨琳汇合,上了飞机,横跨了大半个祖国,才下了飞机,然后又是坐长途汽车,到县,找了一个当地人,又长途跋涉,入了深山丛林。

    两天两夜之后,那带路人说道:“我只能到这了,剩下的路我也不知道怎么走了。”

    杨羽付了钱,谢过。

    杨羽仔细地看了看四周,这里是深山,荒无人烟,一路走来,几十里的路,没有一户村子一户人家。

    连绵不绝的山脉,热带,树木超级茂密,像是入了亚马逊丛林一般。

    杨羽拿出指南针,和杨琳一起研究了下大长老给自己画的地图。

    “你真的相信他?”杨琳问。

    “这话应该我问你啊!你不是和他一伙的吗?”杨羽反问。

    “毕竟是他把我们从那个生不如死的地方救出来的。”杨琳的话自己都前后矛盾。

    “大长老肯定有事瞒着我,肯定有他更加可怕的阴谋或秘密。我不信他,但是却又不得不信。”杨羽也很干脆地回答。

    研究完地图,他们又过了一座山,前面一片大雾,完全看不清了。

    “大雾,和大长老说得一样,看来,我们和目的地很近了。”杨羽看了看时间,已经是黄昏,要么今晚睡这,要么穿过大雾。”杨羽建议道。

    “再走点吧。”

    两人入了大雾。

    瞬间光线就暗了下来,视野就看不清了。

    杨羽拿着指南针,失灵了一样,各种不停的抖动,难不成这里的磁场还不一样?

    两人只能往前走着,大概又走了二十来分钟,这时地面平坦起来。

    “你看?”杨琳突然指着前面说道。

    两人走过去,一堆的白骨,是人骨,散落在各处。

    这让人确实不安起来。

    两人又走了会。

    “等等,我看见点东西。”杨羽蹲下来,旁边的干枯的草丛。

    杨羽将草丛趴开,不少的蜘蛛网,渐渐地露出了一个碑石来。

    杨羽擦了擦碑石,显现出一些字来,便念了出来:“铁树地狱,入此者,死。”

    杨羽和杨琳彼此看了一眼。

    “我还以为写着兰若寺呢!”杨羽还能开得出玩笑来:“越吓唬我,我越要进。”

    但是杨琳有种不祥的预感,她闻到了浓烈的死亡气息。

    “我们找个地方先露宿吧,我累了。”杨琳看了看前面,有一种恐惧感。

    “行。”

    两人往侧面走了走,找到了两颗树。

    以树为中心,搭建了帐篷。

    等帐篷搭完,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两人一起钻入了帐篷里,面包充饥之后,两人就躺了下来。

    “第一次睡这么早,还真有点不习惯。”杨羽感觉怪怪的,现在才七点呢。

    杨琳倒是主动地趴了过来,笑道:“我现在终于知道,在农村,这天黑之后,大家都在干嘛了。”

    “你这是发情找肏。”杨羽回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