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婚姻痒了:妻子的外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雨夜跟踪公关妻子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夜幕笼罩着宁海市,九月底,外面稀里啪啦的传来了小雨打在遮阳篷上的声音。

    周航系着花点围裙,又端出了一道他最拿手的菜,蒜爆鱼。

    此时吃饭的餐桌上已经是四菜一汤了,周航放好鱼,又转身在橱柜里摸出了一瓶干红出来,那还是他过年时,单位发福利给的一瓶,听说价格在百来块左右。

    “老婆,快来吃饭了,菜都凉了。”周航解下围裙,朝着浴室方向招呼了一声。

    他的家也就几十平米,一间卧室,一个客厅,外加厨房和浴卫两用室,从餐桌这就能看到浴室,浴室是玻璃门,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一个前凸后翘的身形。

    里面的女人正在梳着头,连搭理都没搭理。

    没多会儿,她终于拉开玻璃门走了出来,一袭鹅黄色的连衣裙,丰腴凸翘的魔鬼身材,特别是那足有36d的硕大,深深雪白的沟壑,宛如白玉般的洁白肌肤,娃娃脸大眼睛,标准的大美女。

    周航拉开椅子,咧嘴笑道:“老婆,快来吃饭了。”

    他老婆叫张晴,说起能讨到这么漂亮身材又好的老婆,周航一直都在朋友圈里被朋友们羡慕。

    当初他在大学学的是平面设计,而张晴是他大学同学,在学校经常会以模特的身份出席学校的各大典礼,周航如见初梦,使了许多能耐,才把她追到手,并且走到结婚这一步。

    当他回想着过往时,张晴已经从沙发上拿起她的皮包,冲着周航说道:“我晚上不在家吃了,你今天怎么做这么多菜啊,多浪费啊,吃不完就进冰箱。”

    周航一听,忙上前拦住了她,一脸神秘的笑道:“老婆,你今晚不管什么事,能不能全推掉了啊,因为今晚有大事情啊。”

    “大事情?什么大事情啊?肖丽让我陪她去谈笔大生意,我不去不行的。”张晴摇了摇头,坚持要走。

    这时周航急道:“老婆,你都忘了啊,今天是咱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啊。”

    张晴脸上依然很平静,直视着周航,很歉意的说:“老公,我当然记得这个日子啊,只不过今晚的生意不能没有我参与啊,结婚纪念日嘛,明天我在陪你过也一样的嘛。 ”

    周航很是失望,指着桌上的四菜一汤和红酒,气呼呼的说:“生意,你一直就只顾着谈生意,你记不记得你有多少天没在家好好陪我吃顿饭了。”

    “老公,别生气嘛,我要不谈生意,咱们吃什么喝什么,拿什么买你身上穿的衣服,你以为我想这样没日没夜的在外奔波,你要是月工资上万,我至于这么劳累嘛。”张晴也觉得结婚纪念日出去应酬不好,可是她知道,这一晚很特殊,肖丽可是说了,请的是大客户,要是谈成了生意,给她的奖赏也不会少了。

    一听这话,周航气更大了,他是工资少,才三千多一些,而张晴每月工资七八千,比他多了一倍。

    盯着张晴,周航冷哼道:“你是嫌我挣钱少,养不起你了。”

    张晴一看他生气了,也不示弱的说:“对,不光养不起我,更养不起孩子,以后咱们要是生孩子了,我在家闲着了,你能挣够奶粉尿不湿钱嘛。”

    对于张晴的如此数落,周航顿时哑口无言了。

    其实他的家庭很简单,父母是下岗工人,张晴就不简单了,她的父母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现在已经拿着退休金在家养老了,而张晴在她闺蜜的公司上班,一月基本工资都在五六千以上,加上一些奖金近万。

    要不是张晴挣这么多钱,他确实不敢说有能力养家,还要每个月往父母那里汇点钱,给父母买些吃的穿的。

    见周航低下了头,张晴语气一软,娇声劝道:“我为的是什么,挣的钱还不是都在你银行账户里存着,你说给你父母买什么,我从没怨言过,你说你父母要老年代步车,我不也是答应了,只不过一个结婚纪念日,只要咱们过的好,哪天过不一样,等我闲下来了,咱们出去旅游,我好好陪你过嘛。”

    周航最终点了点头,目送着张晴走出了家门。

    他实在搞不懂,肖丽的公司到底每天有多少生意谈,他只记得张晴从进肖丽的公司后,就没在家好好吃过饭。

    结婚三年的那次之后,周航更加怀疑,张晴出外谈生意,似乎并不是太过正经的谈。

    外面的雨还下着,周航没有吃饭,而是拿把伞追了出去,看到张晴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离开,他连忙在路上拦了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前面的黑色轿车停在了一家名为假日酒店的豪华酒店门口,从车上先下来了一个男人,竟然给坐在后面的张晴开了车门,那就好像是服务上级领导一样。

    当张晴快步走向酒店时,他又将车开走了。

    付了车资,周航连忙下了车,一直等到张晴进了酒店,他才跟着走了过去。

    “你好,请问一下,刚才穿着鹅黄色裙子的女士,去了几楼?”周航是第一次走进这种豪华酒店,他却没有一点生疏感,没进来吃过饭,总在电视上常看过这些细节。

    前台的服务生先是打量了一下周航,看样子有些犹豫。

    周航忙笑道:“我是她的同事,因为来晚了,所以。。”

    服务生可不知道周航在说谎,直接回道:“302包间,先生可以走楼梯,电梯因为故障还在维修中。”

    这酒店高五层,还有电梯,真是挺实用的。

    周航没犹豫,走上楼梯一直爬到了三楼,这酒店豪华在于,装修好,服务态度好,三楼一个走道里竟然有十几个服务生,都站在包间外面,看样子是为了服务留下的。

    找到了302包间,周航也没辙,门是关着的,他总不能直接进去吧。

    在门口徘徊了几秒,站在门口的一个女服务员,疑惑的问道:“先生,您找人还是用餐?”

    周航心说自己是跟踪老婆来的,总不能说找老婆吧。

    “哦,没什么事,我找卫生间的。”周航随口说道。

    女服务员一听,向旁边一指,娇声说:“一直走到尽头就是。”

    周航犹豫了一下,还是快步走了过去,直接进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的独间里,周航犯起了愁,自己这么跟来了又有什么用,又能看到自己老婆到底接触了什么人嘛。

    就在他思索着要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隔壁传来了声音。

    “喂,肖丽啊,你介绍的人还真不错,可是她不打算喝酒,那晚上哥哥我怎么办啊,看她那态度,似乎对我不太满意啊,生意上的事,要不改天谈好了。”

    是个男人在打电话的声音,打电话很正常,可是这其中提起的名字,让周航一下紧张了起来。

    肖丽,那不是自己老婆的闺蜜嘛,肖丽现在是一家企业的老板,而张晴被她招到麾下,在她公司的公关部做一个部长的职位。

    公关,对于周航并不陌生,因为他所在的广告公司,就常与搞公关的人打交道。

    所谓公关,分为很多种,有的是专门维护某些人的利益而做文笔公关,有的则是谈生意,称为生意公关,当然还有公关小姐,可是公关小姐和公关的含义却相差甚远了。

    在许多大型娱乐场所,常会有高薪招聘女公关的广告,周航也替宁海市一家娱乐会所做过这类广告,说白了,公关小姐就是陪吃陪喝陪睡的,名字比出来卖的要好听多了。

    听不到肖丽的声音,但是却可以从男人的话语中知道,肖丽给他安排了一个人妻,晚上喝完酒就能带着去开房潇洒潇洒,那不就是陪睡的意思嘛。

    听完男人的话,周航整个人都呆若木鸡了,难道男人和肖丽口中的人妻会是自己的老婆,可是张晴也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啊。

    在一起生活了五年,周航对张晴还是很信任的。

    只不过信任在这时都快瓦解了,他真想冲进302包间,质问一番。

    “冷静,周航,你老婆是为了和你有美好的生活条件,才出来陪客谈生意,她不会背叛你,不会出轨的。”

    周航自己在告诉自己,一定要相信老婆张晴。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在卫生间待了近半小时,周航忍不住才走了出去,当路过302包间时,他还是能听到里面男女畅怀大笑的声音。

    在这等不出个结果,周航只能下楼离开了酒店,但是他并没选择回家,而是打着伞站在了酒店对面的一处广告牌后面。

    下雨了,天很冷,周航出来时急匆匆的衣着很单薄,但是身体上冷,丝毫比不上他的心冷。

    时间定格在了晚上十点钟,这场饭局持续了三个小时,能有多少话,竟然聊了这么久。

    当一群男女从酒店里出来时,周航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老婆张晴,此时此刻,她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不,确切的说,是那个胖肚子的男人搂着她的腰,而张晴走路脚都有点打晃,明显喝了不少。

    再看肖丽更过分,她竟然左右搂着两个男人,那亲昵的态度实在是不忍直视,周航认识肖丽的老公,他是一家外企的经理,但是人家比他周航有钱多了,只不过人长得不行。

    要是肖丽的老公在这看到这个局面,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气愤瞬间袭上了周航的脑门,他真想扔下伞冲过去,推开搂着自己老婆的胖男人,拉着老婆回家。

    最终他没有这么做,也因为五男六女已经陆续上了豪车。

    看着车开远了一些,周航立刻拦住出租车,继续跟了上去。

    三辆豪车并没开多远,就停在了路边一家名为安都宾馆的门前,安都宾馆是宁海市三星宾馆,来这里的人除了住宿睡觉,哪还能有别的事情做。

    看到张晴被胖男人扶着下车,并且与他并行进了宾馆,周航的脑袋轰得像要炸开一般,果然他没想错,他们要去开房,要在房间里做那些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了。

    如果一个男人见到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带进宾馆还能忍的话,那也不是男人了。

    这次周航没有犹豫,付钱下车,快步奔进了宾馆,可是一进宾馆,一群人已经进了电梯。

    “你们就这一个电梯吗?刚才那群人要去几楼?”慌乱的周航,立刻跑回了前台质问起了服务员。

    服务员见他慌忙的跑进来,以为是个疯男人,等他回来语气不善的质问,这服务员立刻就知道,这男人一定是追着刚才那群人中的一个女人来的,看他关心急躁的样子,那女人还有可能是他老婆。

    在宾馆工作了几年,这些前台的服务员都很严谨,也很聪明,前面来的一群人都是有钱人,开的都是总统套房,而这找老婆的男人穿着普通的休闲服,一看就是低薪阶层。

    她看了下电梯,娇声说:“先生,你看不到那电梯上的数字嘛,是十楼。”

    “他们订的房间号是多少?”周航又问道。

    服务员摇了摇头说:“对不起先生,我们不提供客人的隐秘信息,你要是想知道,自己去找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