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粱地野炕头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97【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葛大棍目不转睛的盯着谢香秀的两堆秀儿芭的坟凸,他张狂的把一瓶老白干就泼了上去。

    谢香秀此刻全身都是沾着晶莹的酒水,葛大棍俯下身子张开血盆大口就像疯狗舔舐一样从头到脚的吃遍了谢香秀。

    谢香秀只能咬牙坚忍着,没有挣扎,她不敢反抗。

    这可真是‘秀色可餐’,就在葛大棍饱餐一顿之后,他掏出身下早已硬邦邦的雄器,一声闷哼后,开始杂乱无序的撞击谢香秀。

    几分钟后,葛大棍像野兽般颤抖的嘶吼了一声。

    葛大棍发泄完心中的怨气,总算舒服多了。

    葛大棍起身提起裤子看也不看炕上目光呆泄的谢香秀一眼说:“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等我要整治葛二蛋的时候,你要戴罪立功,也许老子还能饶你一命!”葛大棍说着,气呼呼地走出去,然后把门锁上。

    再说葛二蛋和许杏芳,他俩一宿没合眼,眼巴巴的等待苟胜启回家,然而天色发白,日头东升,也没见苟胜启回来。

    许杏芳有了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葛二蛋也知道大事不妙了——苟胜启和霍啸林应该都折了。

    “二蛋~你赶紧跑吧!跑得越远越好,记住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许杏芳催促葛二蛋赶紧离开葛家营。

    “跑啥跑~!我不就是睡了葛大棍的婆姨儿谢香秀,大不了被葛大棍装猪笼沉到响水河里去!”葛二蛋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许杏芳没办法,只好小心翼翼的到外面打探一下消息。

    许杏芳刚走出院门,迎面就走来了葛大棍。

    葛大棍看见许杏芳,心情很平静地说:“许杏芳~我来通知你一个事儿,你家苟胜启被公安局抓了,估计得蹲大狱,这辈子也回不来了!”

    “咋~!为啥?”许杏芳问葛大棍。

    “为啥?苟胜启暗地里勾结霍啸林,想对我这个堂堂的村干部下黑手,他俩在‘鬼见愁’要杀我,正好被公安局的那图鲁发现,霍啸林被当场就地正法了,你家苟胜启供认不讳被抓走了!我这才捡回一条命来!”葛大棍有条不紊地说:“看在咱们乡里乡亲的份上,我通知你一下,多找几件欢喜的衣服给苟胜启送过去,这辈子他出不了大狱了!”

    “啊~!我的天呦~~这可叫我杂活啊!”许杏芳大放哭声。

    “行啦~!别哭了,反正苟胜启那玩意儿早就不中用了,留着也没啥意思,今后我会多多照顾你的,教你过上正常婆姨儿的日子!”葛大棍恬不知耻的说。

    “啊啊啊~~~!”许杏芳哭泣着。

    “对了~葛二蛋没在你家吧?你给他捎个话儿,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以后睡觉时要睁着一只眼,要不然他会不知道自己是咋死的!”葛大棍恶狠狠地说。

    葛大棍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

    许杏芳转身回了家里,一头扎进葛二蛋怀里痛哭不止。

    刚才葛大棍的话,葛二蛋全都听见了,他的脑子里飞速运转着,咋那么巧会碰上那图鲁?葛大棍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