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粱地野炕头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96【案板上的肉】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图鲁驾车回了香彛县,葛大棍怒气汹汹的回到了葛家营。

    这时候,夜阑人静,世上的万物都进入了梦乡,葛家营也平静如常,仿佛啥事也没有发生似的,唯一不能平静的就是葛大棍的家。

    葛大棍怒气汹汹夫人一进家门,他就把正在炕上熟睡的谢香秀一把揪了起来,仿佛拎一个小鸡似的把谢香秀推到了炕下。

    “臭婆姨儿~葛二蛋那驴屌儿大是吧!把你干得起不来炕了是吗?人家想杀你爷们儿,你奶奶的还帮人家消夏解渴呢!”葛大棍穷凶极恶的说。

    谢香秀一听葛大棍的话,吓得脸如灰土,浑身瑟瑟发抖。

    “葛二蛋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忘恩负义的小人,他勾搭苟胜启和霍啸林要杀了我,你知道吗?”葛大棍气势汹汹的质问谢香秀。

    谢香秀原本只以为自己和葛二蛋鬼魂的事儿被葛大棍发现了,那成想事情这么严重!她感觉自己的好日子要到头儿啦!

    “咋~?不可能吧?”谢香秀声音颤抖的说。

    “哼~你个臭婆姨儿,到现在还想着葛二蛋,要不是我把兄弟那图鲁恰巧路过‘鬼见愁’那地方,我就被苟胜启和霍啸林两个狗日的给杀了!”葛大棍怒气不朽的说。

    “这是咋回事儿啊?”谢香秀小声的问道。

    “咋回事儿?我告诉你吧!霍啸林被那图鲁就地正法了,苟胜启被抓走了蹲大狱再也出不来了,葛二蛋也蹦达不了几天啦!老子现在就把你扔进响水河里喂王八!”葛大棍恶狠根地对谢香秀说道。

    “大棍~我知道错了,看在我给你们葛家生儿育女的份上,饶我一次吧!”谢香秀哀求葛大棍说。

    葛大棍真想杀了谢香秀,但是那图鲁的提醒犹在耳边,他也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暂且放过这个臭婆姨儿,说不定以后在对付葛二蛋的时候还能指使上用场。

    这时候,谢香秀龟缩在炕头儿一声不吭的看着葛大棍,就像一个受气的‘童养媳’。

    葛大棍看着谢香秀,心里一想到谢香秀被葛二蛋给睡了,而且此后谢香秀还主动上门儿送货上炕,他就恶从胆边生,气儿不打一处来。

    葛大棍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气,窜上去抓住谢香秀的头发,抡圆了就是几个大耳刮子。

    谢香秀这是被葛大棍第一次打,她的嘴角流出了血沫,然而她强忍着疼痛,没有出声。

    “卧槽~!你还挺横是吧?”葛大棍不依不饶地说。

    葛大棍心中那个恨啊!今天要不给谢香秀一点儿颜色看看,他还是站着撒尿的爷们儿吗?

    葛大棍回身在酒柜里抄起一瓶老白干,拧开盖,‘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

    老白干下肚,葛大棍更加亢奋了,他的脸气愤得都扭曲变了形。

    谢香秀看到葛大棍的表情有些害怕了,身体颤抖起来。

    谢香秀越是害怕,葛大棍越是异常兴奋。

    “咋~?谢香秀~你也知道害怕了?老子今天整死你!”

    谢香秀还想挣扎,可葛大棍哪里肯放过她。

    葛大棍轻而易举就把谢香秀摁倒在炕上,现在谢香秀就是一块案板上的肉,任葛大棍肆意的宰割。

    这时候,葛大棍粗暴的扒下谢香秀的衣物,抄起了老白干的酒瓶,对准了谢香秀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