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粱地野炕头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95【谁中了谁的圈套】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草~也给他吃个‘黑枣’,连根儿带泥一起拔了算了!”葛大棍咬牙切齿地说!

    “葛兄~不可!打死一个是正当防卫,再打死一个,兄弟不好像上面交代!干脆逮回去,判他个无期徒刑,让他在监狱里自生自灭吧!”那图鲁对葛大棍说。

    “行啊!你就安排吧!只要你好交差,不出事儿咋都行。”葛大棍替那图鲁着想的说。

    “这事儿我能搞定,你就别管了!不过我要提醒你,回葛家营以后,别把这事儿弄大了,有啥恩怨的过了这阵儿再说!如果有人把这事儿捅到上面去,就不好办了,先息事宁人吧!”那图鲁说。

    “老弟~我咽不下这口气,尤其那个忘恩负义的葛二蛋!”葛大棍说。

    “葛兄~!这个葛二蛋先不要动,他有后台,咱们不得不有所顾忌,再者说以后有的是机会做掉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图鲁劝葛大棍说道。

    “头上三尺有神灵,葛大棍你早晚会遭报应的!我苟胜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苟胜启破口大骂说。

    葛大棍一把抓住了苟胜启的衣领子,眼光冰冷的地看着他,然后小声在苟胜启耳边说:“苟胜启~你是偷鸡不成失了一把米,你婆姨儿让葛二蛋白睡了!不过这也没关系,你进去以后我会照顾她的!哈哈~~~!”

    “驴养的王八犊子,你早晚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苟胜启大骂说。

    苟胜启刚骂完,葛大棍扬起巴掌给了苟胜启一个大耳刮子,恶狠狠地说:“再骂~我弄死你,别以为老子不敢,把你扔到山涧里喂狼,我让你死不见尸,无处查证!”

    “狗日的~来呀,老子早就不想活了!”苟胜启怒吼着。

    “葛兄~别跟这个活死人较劲儿,让他死在监狱里有啥不好呢?”那图鲁对葛大棍说:“你走着回葛家营吧!我把他们带回公安局去!”

    这时候,那图鲁冲着山坡的小树林里招呼了一声,一个‘大壳帽’举着照相机跑了下来。

    “那队长~按你的吩咐,我都拍下来,人证物证都在,这是个铁案啊!”‘大壳帽’对那图鲁说。

    “好~!辛苦你啦!走咱们回香彛县!”那图鲁摆摆手说。

    那图鲁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将苟胜启拷在三轮侉子,并把霍啸林的尸体也抬上了车,急促促的驶向了香彛县县城。

    葛大棍独自朝葛家营走去,一路走一路想,他现在把葛二蛋恨得牙根痒痒,自从冯婉瑜告诉他,说苟胜启和霍啸林正商量着干掉他,而且他发现葛二蛋这些日子老往苟胜启家跑,后他发现葛二蛋不但睡了苟胜启的婆姨儿许杏芳,还他娘的睡了他自己的婆姨儿谢香秀,于是他对葛二蛋更加提防了。

    当然,这事儿葛大棍没有声张,而是到香彛县找了那图鲁商量这事儿咋办?

    正好这时候,葛二蛋要宴请葛大棍夫妇,于是,葛大棍和那图鲁将计就计,设下了圈套儿,获取苟胜启和霍啸林的犯罪证据,一切就绪后,以正当防卫的名义枪杀了霍啸林,留下苟胜启到公安局审判,正大光明的除掉了两个祸根。

    干掉霍啸林的主意是葛大棍提出的,目的就是霸占冯婉瑜母子,毕竟那是他的骨血,虎毒不食子,而且葛大棍也不会饶了谢香秀这个婆姨儿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