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粱地野炕头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93【让他永世不得重生】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二蛋~~别~别这样好么?”许杏芳还是忍不住的开推辞道。

    其实许杏芳也是强忍着自己的情绪,才不至于让自己的气息那么奔放,原本就很少接触到男人身体的她,咋能抵抗得住葛二蛋这毛头小伙的冒然攻击,使许杏芳既感到羞涩虽然自己心灵上一直在抗拒着这种不轨的行为,但是身体上的反应确实强烈的,但是许杏芳极力的克制着自己让自己保持镇定。

    就在这关键时刻,许杏芳拼命地推开了葛二蛋说:“苟胜启还不知道死活呢?我俩儿咋还有心思干这事儿!”

    许杏芳这时候提到苟胜启葛二蛋的手倏地一下停顿了,也觉得自己太不是东西了!许杏芳这个婆姨儿不寻常啊,看起来是个幸格温柔,其实是朵带刺的玫瑰。

    人们都说得到一个婆姨儿的心先要得到她的身体,许杏芳或许对葛二蛋也有过心动的时刻,可是她隐藏得很神秘,葛二蛋和许杏芳的暧与昧也若即若离的,可是现在葛二蛋能从许杏芳眼神中看到在这之前不曾有过的爱意,浓浓的醇酒一般!

    “胜启大哥~你说葛大棍今晚回来吗?他骑不骑摩托车?”霍啸林问道。

    “没错~!葛二蛋跟我说,葛大棍一准回来~!”苟胜启愤愤地说:“奶奶的~不弄死这驴养的,老子宁可去死!”

    “胜启大哥,我也恨透了这王八犊子,我婆姨儿冯婉瑜的初女身子老子都没尝着,却被这驴养的尝了鲜饿,老子等这一天已经十来年了!”霍啸林恶狠狠地说道。

    苟胜启和霍啸林两个人躲在山旮旯附近的草丛里瞎聊着,消磨着时光。

    午夜时分,他俩儿终于听到了一阵儿摩托车的马达声远远地传来,由远而近地越来越声音大起来。

    “胜启大哥,做好准备,这王八犊子要来了!等他的摩托车停了下来,咱俩儿出手要快,别跟他废话儿,千万别给他留机会,弄死他连摩托车一起扔到山崖下,让这王八犊子粉身碎骨,永世不得重生。

    十几分钟后,山道上开来了一辆三轮侉子,月光之下,葛大棍坐在侉斗里,开车的是一个陌生人。

    三轮侉子在苟胜启和霍啸林埋伏的‘鬼见愁’的山道上嘎然而止,看来开车的汉子很精明。

    “胜启大哥~咋办?葛大棍不是一个人!”霍啸林紧张地问。

    苟胜启的手也在发抖,他看了霍啸林一眼说:“别急~!再等等!”

    “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儿了,今天必须弄死葛大棍!胜启大哥~不就是弄死个人吗?就拿他当条狗杀了!”霍啸林恨恨地说道。

    在霍啸林的鼓励下,苟胜启的心情恢复了镇定。

    开三轮侉子的是那图鲁,这家伙儿不愧是个‘大壳帽’,既眼明心亮又心思缜密,刚才在‘桑拿坊’葛二蛋预言葛大棍会有血光之灾,他已经觉得很可疑了,而且葛大棍和他是把兄弟,两个人无话不谈,冯婉瑜的提醒和苟胜启及霍啸林的反常举动都告诉了那图鲁,那图鲁自然处处有了提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