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粱地野炕头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梦里死一回】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葛家营,坐落在燕山山地的响水河河湾,人家不足百余户,村民超不过五百,在中国的版图上根本找不到这个小山村。

    八十年代初期,有好事的年轻后生查看【地方志】才发现这个地方,这里原来没有人家村落,只是在解放前‘闯关东的年代’从关内来一批逃荒要饭的人安营扎寨、休养生息,子生儿,儿生孙,孙又生子,就这样子子孙孙的繁衍下来,逐渐形成了这个小山村。

    葛家营的大半个村子都是葛姓人家,虽然彼此之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而且大都是老实本分土坷垃里刨食儿的主儿,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天儿过日子。每到夜晚来临,15瓦的小红灯泡一拉、房门一栓、窗帘一挂,被子一蹬,搂着婆姨翻云覆雨一番,然后睡得塌实,梦得香甜。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逝者如斯,季节更替。日子匆匆地流逝,春红已谢,夏蝉即退,浮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要走。

    故事就从葛家营的村东头的葛双全一家开始吧!

    真是人随其名,三十出头的葛双全已经是儿女双全,大女儿大凤八岁,小儿子大华五岁,孩子他娘葛双全的婆姨叫姚素芬,是葛家营出了名的美人,十里八乡的名声在外。

    就是这样一个其乐融融的四口之家,差一点儿就遭遇了灭顶之灾。

    葛双全是葛家营小学的民办老师,这一天他突然昏厥在课堂上,孩子们大呼小叫的不知所措,赶来的村民们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回了家,就这样葛双全莫名其妙的得了一种怪病,不吃不喝大睡不醒。

    俗话说:“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得病的!”可是葛双全这病也太蹊跷了。

    一晃七天过去了,姚素芬和一双儿女守着葛双全以泪洗面,夜深人静的时候,姚素芬啼啼哀怨的呼唤着葛双全,也不知是姚素芬的深情感动了那路神灵,还是葛双全顽强的生命力,这天清晨,葛双全突然醒了。

    当葛双全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婆姨姚素芬正眼泪哗哗地瞅着他,他伸手抹去姚素芬的泪水说:“素芬,刚才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见我一个人走在一条两边漆黑的小道上,走啊走怎么也走不到头,突然,对面来了一顶黑色轿子,抬轿子的人一个长着牛头,一个长着一副马面,样子十分凶恶狰狞,他俩逼着我上轿子,我非常害怕,死也不肯,他们就用鞭子抽我,用蹄子踢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在我想上轿子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你呼喊我的名字,也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掀翻了轿子。”

    “你个挨千刀的,知道么,你睡了七天七夜,吓死我了!”姚素芬眼里噙着泪水说。

    “素芬,我饿啦!”葛双全吧咂着嘴说。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但是葛双全毕竟年盛体旺,尤其在姚素芬的悉心照料之下,不几日就恢复了精神体力,完好如初。

    在这个季节,葛家营的村民有睡在自己房顶的习惯,是夜,凉风徐来,特别凉爽,可以一觉睡天明。

    房顶上铺了一领大大的凉席,大凤和大华姐弟俩儿睡在中间,葛双全和姚素芬各睡一边。

    山村的夜晚来得很早,苍穹上繁星点点,葛双全躺在房顶辗转难眠,自从得病以来,他和婆姨还没有在一起做过夫妻的事儿,眼下他骨子里有了饥渴感,他禁不住用询问的眼神,凝视着自己的婆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