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公子4:续世枭雄2 第二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一夜白发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日本。

    和国内一样,日本大抵能属于名胜古迹的地方,都沾染了太多的红尘气息,游人往来,行人如织,再有钟秀的山川湖海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因而

    传闻中的好山好水好风光多数都让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不是景不美,而a是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人头实在让人的心情愉悦不起来。

    只是隐匿在红尘之外,终究有那么一两处依然保持着超然物外的天地奇景。

    神圣之如水月宗这样地位超然的千年宗门,其位置自然是绝佳的,千百年来,从未被世俗所踏足过,在日本这样一个地方,算是凤毛麟角。

    雪山巅上,有大风凛冽。

    一个女人盘腿坐在这冰冷刺骨的雪地上,迎着万年未曾变化过的雪峰,雪白长裙,一头乌黑的发丝并未做任何发髻,随意地披在肩上,随风舞动,

    她的膝上,横着一柄雪魄般晶莹剔透的长剑,而在那长剑上,放着一壶酒,这一壶酒,还微温,散发着袅袅的热气。

    在这样大的风口,按理来说应当看不见半点雾气,只是那一壶温酒,却像是有一个透明的保护罩保护着一般,袅袅而起,熏得天地之间,一片清冽

    酒香。

    这剔透而神圣的女子,在雪山之巅,如同盛开在世俗红尘之上的胭脂白,不带半屡烟火。

    女子的身后,跪坐着另一个同样一身白,气质四分相像的女人,这女人低垂着头,抬起眼睑看着身前的那道背影,瞳孔中倒影出那道被整个日本膜

    拜的身影时才会露出些许超出了崇拜的狂热,那是一种教徒对信仰的虔诚。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前头那女子豪迈道,晶莹素白的指尖轻轻点在横放膝间的雪魄上,手指顺着薄如蝉翼的剑锋抚摸而过,轻轻一拍,那雪魄便如同附上了灵性一般嗡

    地一声清鸣,如凤,如孔雀,恰恰地压在了这韵上,意境悠长。

    身后的白衣女子侧头微微思索,这么多年下来,她早已经习惯了揣摩师父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细细地思索,然后模仿。

    “师尊的雅致,我学不来。”白衣女子羞赧道。

    “雅致?这用词错了。”她说。

    白衣女子闻言,低垂下头,微微前倾过身体。

    “洞天,你跟着我多少年了。”她问。

    “三岁起便进了水月宗,到现在算来,将近十八个年头了。”白衣女子轻声回答。  “该教的,我都教了,你该学的也都学了,剩下的路,需要

    你自己去走了。”她轻轻叹息一声,揉碎进了风声里,不轻不重,却让身后的白衣女子脸色大变。

    白衣女子赶忙起身,该跪坐为跪,把惶恐和惊慌与她的身体一起伏在风雪里,泫然欲泣。

    “别慌也别怕,我不是怪你,相反的,我要夸奖你,你做的很好, 比当年的我都要坚强一些,只是当年我比你更小一些,我的师父就对我说了同样

    的话,那一日,我便成了这水月宗的宗主。”她不回头,却都知道身后白衣女子的一切变化,语调里带着骨子里惯性的清冷,和这雪山寒风相映成

    辉,只是还有一缕雪山顶上空阳光的温暖和柔软,最不易察觉。

    “师尊,你不要洞天了么。”白衣女子哽咽道。

    “修行一途,最怕的便是照着前人的辙痕行走,一旦成了习惯,就再也难以突破和创新,水月宗沉寂了千年,如同一滩死水一样,我盘活了它,但

    带它收官的,不是我,而是你,或者是你的弟子,你是水月宗的下任宗主,这是当年我许你的承诺,今时今日,就是你从我手里接过这份家业的时

    候了。”她细细地解释。

    “师尊,洞天不要这什么宗主,只要师尊一直带着洞天就好。”白衣女子双手抓紧了膝上白色雪衫,直接微微发白。

    “师父累了,知道吗。”她低声说。

    白衣女子闻言,精神恍惚,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的背影,十八年,她从未在她的嘴里听见过这样的话。

    “我的师父临终前给我最后一项任务,就是斩断情丝,我没做到,辜负了她的期盼。水月宗在我之前从不收男人,但我破例了,而洞天,水月宗可

    以有男性弟子,但是大统永远要传给女性,这一点,在你的时代里,不要去改变。女人的难关只有一道,那就是情关,而男人的难关,太多太多了

    。师父希望你能做到师父没做到的,去斩断情丝,但也怕看到这样一天,对一个女人而言,最悲哀的,也莫过于此了。”她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落在

    雪山上,传进白衣女子的耳边,敲在她心头。

    白衣女子还要说话,却被她制止了。

    “你转过身去,看着水月冰壁。”

    白衣女子转身,两人身后,是一道横亘在天地之间的巨大冰壁,这冰壁不知道有多少高,站在下面往上看,几乎看不到顶,而两侧延伸开来,足足

    有千米之长,这冰壁如同顶天立地的雪白镜子,这样竖在青天白日下,面朝着终年不化的雪山,苍茫而古老。

    这冰壁,任何一个水月宗的弟子都知道,是水月宗祖师发现的,上头有水月宗三个大字,是祖师留下的,还有水月宗的祖训,被刻在上头,千百年

    来,字迹未曾模糊过。

    白衣女子才转过身,一道清芒,带着不舍的呜咽,划过了一道笔直而决绝的痕迹,狠狠插在冰壁上方,水月宗三个大字最上方,离地九十九米。

    那清影,是雪魄月牙。

    水月宗宗主的武器,流传千年。

    传说这冰壁上的字,便是祖师用雪魄月牙刻上去的。

    她依然保持着盘坐的姿势,等雪魄月牙插进了冰壁中仅仅露出剑柄,雪白精英如一片雪片的雪魄月牙和冰壁几乎融为一体,她才轻轻探出左手,掌

    心朝上,恰恰接住了此时才因为地心引力而落下的酒壶。

    还是暖的。

    这速度,骇人听闻。

    “你何时取下了雪魄月牙,你就是水月宗下一任掌门,我累了。”她握着温酒,说。

    “师尊!”白衣女子悲泣地跪伏在地。

    “好了,你现在告诉我吧,我这么些年没下山,他,到底如何了。”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样的平缓。

    白衣女子再也忍不住哭泣出声。

    背对着白衣女子,面朝着雪山,她握着一壶温酒,静静等待。

    “死了。”

    身后,伴随着痛哭声,传来这样两个字。

    她坐在雪地里的声音,顿了顿。

    这噩耗,她等了两年。

    晚来了两年。

    整整两年。

    终究,还是死了。

    死....  便是再也见不到了么?

    她忽然轻轻笑了,扬起头,饮尽了温酒,辛辣入肺,烧着了赤红赤红的刀子刺进体内一样,却掩不下心口的疼痛。

    “你走吧。”她就留下三个字,身影便消失在冰壁顶处。

    白衣女子悲戚地抬头,却见她原来坐着的那地方,有一滴浅浅泪痕,灼进了雪地。  大风,呼啸。

    雪山依然圣洁。

    天空碧蓝,映衬着雪山,这万年不变的美景,自此,失去了一切色彩。

    雪山顶上,依稀有歌谣声传来。

    “大风起,云飞扬,神采飞扬谁家郎?拆红妆,泪两行,妾拟把身杀四方。”

    武神叶隐知心,一夜白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